揭中国古代军队中的“慰安妇”秘闻

2017-03-13 来源:探索百科 作者:探索者 浏览:

  军队,国之重器也,如何提高士气和战斗力,是历朝历代兵家殚精极虑之所在。古代许多帝王将相不从“保家卫国、忠君爱民、捍卫民族尊严”等方面寻找激励说辞,却执着于将士们下本身的宣泄,这多少有些吊诡。

  地球人都知道,二十世纪的日本有臭名昭著的“慰安妇”制度,在侵略战争中,役使中、朝、韩等国的妇女成为慰安妇,为日本士兵提供性服务,侵犯民族尊严,践踏人性,摧残女性,其罪行磬竹难书。

  实际上,这种慰安妇制度,只是古代军妓制度的扩大化而已。

  越王勾践曾组织“寡妇慰问团”

  在中国古代,军妓又叫“营妓”,其服务对象是军人,尤其是在前线出生入死的官兵。据说首创者为春秋时期的越王勾践。

  勾践是惯用美人计的老手,为迷惑吴王夫差,他曾“忍痛”将越国最美的西施“贡献”给了夫差。看似无可奈何,实则绵里藏刀,够狠。恰好吴王夫差是个色中饿鬼,见了西施便迈不开步子,就将国事忘了个一干二净,最终给了勾践反戈一击的机会。当然,勾践也深知美人计在军队中的奇效。

  史料里说:“营妓之设,说者谓盖以慰籍军士者,始于春秋时代越国。越绝书云:独妇山者,勾践将伐吴,徒寡妇致独山上,以为死士,示得专一也,去县四十里,后说之者,盖勾践所以游军士也。此为营妓之滥觞。”为了鼓舞士气,勾践组织“寡妇慰问团”,并向官兵许诺,那些在打仗中立下大功的官兵,便可以享受到“温馨服务”。这一招比曹操的“望梅止渴”更奏效,官兵们个个上阵请战,奋勇争先,一举灭掉了强大的吴国。

  汉武帝置“抑配”犒军

  雄才大略的汉武帝也曾效法过勾践的策略,如汉武帝外传云:“武帝始置营妓,以待军士之无妻息者”。但实际效果似乎并不那么明显。

  汉武帝的最初方法是将那些罪人妻女强制性地配给官兵,叫“抑配”制度,其实就是强制婚配。但行军打仗贵在神速,军队中拖着大批的女人,又怎么“神速”呢?

  据《汉书·李陵传》记载,某次,大将李陵领军出关东攻打匈奴,把一些强盗的妻子押送到军中随军“抑配”给一些士兵当老婆,这些女人不愿意,躲在车中不肯出来,李陵把她们搜查出来后,用剑把她们都斩了。为了鼓舞士气,李陵不得不向官兵训话道:“我们军队士气低落,原因不就是这些女人吗?”不知是不是没了军妓的原因,李陵最终打了败仗,被匈奴活捉。

  或许李陵的做法极端了,但“携妓从军”的危害性大家都心知肚明。唯一的解决办法是在军中开办妓院,定时定点为行军将士提供性服务。随后,“营妓”才真正的制度化。

  北魏军妓吹篪瓦解叛军斗志

  关于营妓,以后的历史上也多有记载,如夏侯惇征孙权有功,曹操曾赐给他“妓乐名娼”,于军中享用(《三国志·魏志》)。

  另据《洛阳伽蓝记》卷四记载,北魏元琛任秦州刺史时,“诸羌外叛,屡讨之不降,琛令朝云假为贫妪,吹篪而乞,诸羌闻之,悉皆流涕,迭相谓曰:何为弃坟井在山谷为寇也?即相率而降。秦民语曰:快马健儿不如老妪吹篪”。

  朝云就是当时元琛征讨诸羌时的随军妓女,看来营妓除供士兵发泄性欲以外,有时还有配合军事行动的作用。又如,南朝萧梁时章昭达奉命出征途中,“每饮食,必盛女伎杂乐,备羌胡之声,音律姿容,并一时之妙,虽临敌而弗之废也”(《南史·章昭达传》)。

  宋后废帝每出入去来,尝自称刘统,或自称李将军,与右卫翌辇营女子私通,每从之游,持数千钱供酒食之费。《宋书·后废帝本纪》。齐废帝尝与左右无赖群小20余人共衣食,同卧起。帝独住西州,每夜辄开后堂,与诸不逞小人,至营署中淫宴(《南史·齐废帝郁林王本纪》)。

  近代军妓变种之“咸水妹”

  唐代及其之后历代的营妓,“实既官妓之别称,故为官僚往来,必有营妓奉迎。”近代还出现过一种广籍“咸水妹”,似乎也不乏军妓的特点,只不过她们服务的对象是外国水兵。

  咸水妹的由来,有两种说法。

  据吴趼人《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说:“香港初开埠的时候,外国人渐渐来得多了,要寻个妓女也没有,为什么呢?因为他们的相貌和我们两样,那里大家都未曾看惯,看见他那种金黄头发,蓝眼睛珠子,没有一个不害怕的,那些妇女谁敢近他。只有香港海面上那摇舢舨的女子,她们渡外国人下轮船,先看惯了,言语也慢慢的通了,外国人和他们兜搭起来,自后她们就以此为业了。香港是一个海岛,海水是咸的,她们在海面做生意,所以叫咸水妹。以后便成了接洋人的妓女的通称。这个妹是广东话中对未曾出嫁女子的称呼,又可作婢女解。”

  现在流行的说法是,“咸水妹”的名称,是从英文 hand-somemaid 的译音讹变而来。但不管怎样,因咸水妹主要是为外国的水兵提供性服务,故而其实便是军妓的变种。唯一不同之处在于,她们不是由军队开办的,而大多是个体经营。

  耐人寻味的是,咸水妹在追求时尚上往往引领新潮。她们的头发喜欢剪前刘海,身穿窄袖衣衫,脚穿皮鞋,夏天则不穿袜,拖绣花拖鞋,广漆木屐。由于和外国人打交道,她们中有不少人会讲几句“洋泾浜”式的外国话,西化的成份较为鲜明。

  虽然咸水妹收入较高,但她们的身份却比一般妓女更为卑贱。这也容易理解,因为她们服务的对象是侵略中国的洋人。他们在中国的土地上作威作福,中国人便已是一肚子火气。现在自己的同胞姐妹又要忍受他们的糟蹋,这不是火上浇油吗?洋人俺得罪不起,难道还得罪不起那些操皮肉生意的咸水妹吗?因而针对咸水妹的辱骂与报复便应运而生。

  所以,余槐青《上海竹枝词》词曰:“剧怜女子溷风尘,最贱生涯是卖身。更有一般咸水妹,专门招接外洋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