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计了一辈子,最后把命给赔上了

2017-09-12 来源:探索百科 作者:探索者 浏览:

算计了一辈子,最后把命给赔上了

      在合柳巷,有一幢古旧阴黯的红砖屋,里面住着放印子钱的老女人。

      她是一个古怪得有三分狐狸味的老妇人,一身青布衣裳洗了又洗,有些泛灰带白,衣袖很宽大,但并不长。她坐在那只被磨得发光的木椅上的时候,总是露出她那两只骨嶙嶙的、黝黯多斑的手臂。喜欢坐在那个椅子上,等待来向她借债的人。

      除了来借债的人,很少有人会去找她,只有隔壁的碎嘴五婆隔三差五地会来串个门,跟她唠两句。

      “嗳,我说你呀,存那么多钱干嘛用呢?又没儿没女的……

      这话刚一出口,就连一向碎嘴的五婆也不由自怪多嘴,赶紧噤声了。

      放印子钱的女人也不容易,早先嫁的丈夫是个痨病鬼,本身没能耐,又没有祖产祖业,让她一进门就受贫困的煎熬。丈夫死得早,只留下这幢狭小的红砖屋,挡得了风雨,却挡不了饥饿。为了糊口,她干过不少行业推着车子在烈日下卖冰;替人浆洗衣裳;在市场的小吃店里帮忙打杂;缝布鞋;编发网……时间一分一分的过,钱这样一块一块的积来的。

      一个姿色平常的女人,靠丈夫没靠得上,没儿没女的一个人,若不依靠一笔钱财来养老,日后爬不动捱不动了,怎么活?

      放印子钱的老女人也不生气,只是摩挲着椅子光滑的背手,心里想着她的那些纸摺儿。

      她没有学过算盘,也不会记帐,她计算每笔利债用的是她自己想出来的法子。对来借贷的人,她都要对方拿出金饰来抵押,比起一般的高利贷来,她所收取的利钱并不太高,但绝无倒账的风险因为她会事先把对方拿来的金饰送到银楼去鉴别秤重和估定价钱,再按现值八折把现款贷放出去,讲明对方若不按期清缴利钱,她就没收抵押品,多出来的两成作为利钱,这样,不但蚀不掉本,连利钱也有了着落。

      此外,她还会拿出一张纸摺儿,请人替她写下借贷人的姓名和拿来抵押的金饰的重量、成色等等,每天,她都把那些纸摺加上一个红圈来表示日子;至于收来的各类金饰,她会用不同颜色的丝带把它们成串的系起来,塞到她床头墙壁上的暗洞里去,那是她自己才知道的秘密,只要移开一块活动的砖头,就是她收藏金饰的宝库了。

      每到夜晚,她关起门,都要就着灯光反复检视她搓成小卷的票子放款的纸摺儿和收藏在暗洞里的金饰,不然她就没办法安心合上眼睡觉。

      有时候,人在灯光底下数着钱,看着两只干瘦多皱的手臂像两根桑枝似的,心里也会泛上一丝寒意:不知哪一天,一口气接不上就死了……每当这时,她都会立刻晃晃脑袋,丢开那种念头,重新专心到计算上来。

      现在,在午后的阳光下,放印子钱的女人嘴里叨咕叨咕地念着什么,脸上的皱纹和头上稀疏的白发让她看起来像一株快要枯死的核桃树,五婆看着,心里突然冒出来了一个念头:总有一天,她会为钱发疯的。

      没想到,第二天她就疯了。

      五婆吃完早饭,正在院子里洗碗时,就听到隔壁院子里传来一声尖锐的、凄厉的长长的叫声,她赶忙冲到隔壁一看,放印子钱的女人正抱着头在地上打滚,五婆过去把她扶起来,问怎么回事。放印子钱的女人面目扭曲,不住喊着:“我的钱!我的首饰!有人偷了我的首饰!”

      据她说,有人昨晚偷走了她一大串首饰。

      “那是最大的一串!喘息着说:四只手镯,十七个戒指,用绿绳扎了的,昨晚我还拿出来数过,谁知今就不见了!

      “再找找,谁会偷的钱呢?门窗关得紧紧的,又呆在屋里没出来。

      “是啊!放印子钱的老女人也困惑得很,她睡在屋里,那秘密的暗洞就捱在枕头旁边,门是栓着的,外墙也没有破损,就算谁会使隐身法也拿不到那一大串金饰啊!自己想不透,可又不愿跟五婆多讲,怕说漏了嘴,被人知道她藏钱的地方。谁知那天杀的贼是怎么偷的?那全是借贷的人拿来抵押的东西,如今丢掉了,叫我拿什么还给人家?!

      放印子钱的老女人双眼呆愣愣地看着前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第二天,五婆有些不放心,一早起来就来敲隔壁的门,想问问怎么样了,没想到敲了半天里面都没有人应声,五婆扒着窗户往屋子里面张望了一圈,赫然发现屋子正当中吊着一个人,不禁吓得手脚发软,赶忙报了警。

      警察赶过来砸开了门,发现放印子钱的女人上吊死了。绳子拴在屋子的横架上,那老妇人脸朝下垂,半悬半坐在把椅子上,脚没沾地,屁股也没沾板凳,那拖着长舌的尸首早就凉了。

      “放了半辈子的利债,她怎么算不过这个账来呢?邻居议论说:以她手下的钱财,就是赔了这些金饰也不会怎么样的!何苦伸着颈子自己朝绳圈里送,两脚一蹬,不是什么都没了!

      “这才真是守财奴呢!算计了一辈子,既贴了本,又把命给赔上。

      但,放印子钱的女人死了,再多的议论她也听不着了。警局接办这件案子的人觉得很是头疼,又得清理死者留下的财产,又得依照她放贷的折子计算账目,该收的收,该还的还,又得追查她说的失窃的那一大串用绿绳扎的金饰——四只金手镯、十七个戒指,据说那是她上吊的主因。

      反复搜查过屋子后藏首饰的暗洞被发现了,一大堆金饰和一卷卷的现钞都被找了出来,只是没有她生前说丢了的那一大串。

      “如果说那串金饰单独失窃,几乎是不可能的。办案人员困惑地说:她既然是把金饰放在暗洞里,窃贼既然打开暗洞,怎么会单单拿走那一串呢?

      “也许被老鼠拖去了也说不定一个半开玩笑插了一句办案人员的眼睛却蓦地亮了。他马上找人来敲墙壁,墙壁敲开以后,果然看到了老鼠洞,顺着窝洞一路找,果然在一处墙缝里找到了那串失踪的金饰

      悬案了结了,而放印子钱的老女人的性命也了结了。

      她的钱财经过警局的整理之后,发现足足剩余近二十万——这简直是个富豪了,可是再看看她近乎简朴的屋子,和身上穿的布衣,在场的人无不深深叹息。

      “攒了半辈子的养老钱,却完全没来得及享用就死了。”五婆擦擦眼角的水,做主给她定做了一具最贵最华丽的棺材。

      这具华丽的棺材在一个阴雨天被抬到镇郊的山上去埋掉了——除了警局指派的抬棺人之外,一个送葬的人都没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