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农民工临时夫妻:你情我愿解决“饥饿”

2017-03-13 来源:探索百科 作者:探索者 浏览:

      民工结临时夫妻背后的"性福" 。调查表明:55%的农民工已经有超过半年没有过性生活;35%的农民工感到性压抑。

      很多农民工由于不能解决性生活问题,长期处在“饥饿”状态。安徽代表团刘丽代表直言,因长久分居,城市农民工中已大量出现“打工潮下结成临时夫妻”的情况。

      为什么这位官员会提出这个问题?因为民工在闲暇时已然在性需求上惹了祸,他们有的危害了女人,女学生,民工犯罪率骤增,甚至感染艾滋病的民工多了起来。

      因为他们盲目的去酒吧,找坐台女来发泄性欲,于是,感染的机会就很多,这是一个可怕的显示,值得社会观注的现实问题。

      农民工组建“临时夫妻”,虽然难免经受伦理和法律的双重拷问,但这种“临时夫妻”背后有着难以言说的爱与痛。

    “临时夫妻”,按过去说法便是“露水夫妻”。一听这称谓,便知这不是公众所能认可的关系,而是因彼此生理需求走到一块儿的男女。

      工地上的女人毕竟是少数,每天面对不熟悉的几百号光膀子大汉,总会遇到一些尴尬的场面。在城里做保姆的肖得荣赶到丈夫工地,将临时的夫妻房打扫的干干净净,等待丈夫回来。

      四川遂宁县54岁的苟素英撩起这道门帘说,“这就是我们的夫妻房。”农民工白天在工地干活,只有晚上回来给媳妇发个短信。打电话成本高,暴露个人隐私让工友们耻笑。

      在欢迎酒宴上,60岁的赵党军激动的和媳妇喝起了交杯酒。见到别人的媳妇来到工地,很容易勾起单身工友思念自己的妻室儿女。天气炎热,许多农民工不愿意回到狭小的工棚,宁愿躺在工地午休。

      农民工组建“临时夫妻”,虽然难免经受伦理和法律的双重拷问,但这种“临时夫妻”背后有着难以言说的爱与痛。

      “临时夫妻”,按过去说法便是“露水夫妻”。一听这称谓,便知这不是公众所能认可的关系,而是因彼此生理需求走到一块儿的男女。

      性生活是件大事。有多大?轻则破坏夫妻感情、家庭和谐;重则影响企业生产力,甚至社会和谐。

      所以,重视外来工“性福”生活,早该从呼吁转化到行动了。譬如东莞有家服装厂,在厂区为工人修建了800多间“夫妻房”,有配偶的职工可申请居住。此举大大提高了职工归属感,深受欢迎,可供广大企业借鉴。

      41岁的沙马什古是彝族人,夫妻俩和哥嫂同住在二楼东头的一间宿舍里,其余三张架子床上是6位男性。大家相处得很好,带媳妇的优先挑选床位。为什么选择东头?沙马什古说这样隔音,再将15瓦电灯泡用硬纸板遮住就行。他说,光线太刺眼了,屋里的工友都知道沙马什古的用意,不说话光笑。

      郑州市东郊一处工地宿舍,上下两层共34间简易房。其中一间,十几平方米的空间里摆放了5张架子床,10人居住。几乎每个床头前,都挂着一顶安全帽和一个比脸盆小一点的饭碗,床底下塞满了五颜六色的蛇皮袋和杂物。狭小的空间飘散着混浊的气味。郑州,刘奎元夫妻的工棚里住了8位男性,唯有他媳妇苟素英一个女人。

      在这间工棚里,32岁的日衣古木夫妇和另外两对年轻夫妻住在一起,在狭小的空间里,夫妻之间在一起时也显得很别扭。在狭小的工棚里,夫妻之间们的个人隐私难以得到保护,不过,工友们也不在意,就是这个生存环境。

      45岁的俄则阿牛至今回想起四个月前给儿媳妇在工棚里接生太冒险了。看似一家人,实际是两家人,只是这两对夫妻床与床之间不足两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