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头的一桩奇案,凶手居然是死者本人

2017-09-06 来源:探索百科 作者:探索者 浏览:

桥头的一桩奇案,凶手居然是死者本人

      县老爷侯俊刚一上任,就接到了一个十分头疼的案子。

      马家河的地保来报案称,在马家河河口的小木桥上发现了一具无头男尸,流的血几乎要浸满整个桥面,吓得他来不及细看,就一步三踉跄地奔来报案了。

      侯俊头疼地揉着脑门,想到自己寒窗十年,好不容易榜上挂了名谋得这么一个小知县,居然一上来就遇着这么一宗怪案,说不得,只好去现场勘查尽心侦办了。

      侯俊带着师爷、仵作等随从浩浩荡荡地来到了马家河河口,仵作仔细地检验着尸首。

      “大人,尸首是男性,没有脑袋,一腔子血全淌在桥板上,不过大滩的鲜血已经凝成血块,推测命案是出在早上,尸身挺硬的,已经冷却了,尸身手里紧握着一只长柄的大芟刀,刀口血迹一直顺着木柄流到他自己的手背上,推测为与人斗殴所致,凶手很可能也已经受伤。”仵作来报告道。

      “嗯……”侯俊沉吟着,说:“在附近搜一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衙役们答应着,便四散开来仔细查探,没多久,一名衙役就叫道:“大人,人头在这里!”

      一群人涌过去一看,果然,一颗血淋淋的人头滚在桥下的草堆里,这时报案的地保马福惊叫起来:“这不是马老实吗?!”

      “马老实?”侯俊皱起了眉头。

      “禀告大人,这马老实是马家河有名的老实头,他和年迈的老娘一起住在马家河东边的村头,自己耕着几亩田地过活,极本分的一个人,耕田种地不叱牛,公鸡斗架他都要拉一拉。”马福说。

      “这等老实人,竟会与人拿刀斗殴,真是怪事了?侯俊你是地保,你可知道这马老实生平有没有什么仇家?

      “依小人看,决计是没有的,大老爷,您想想看,他那种老实人,怎么会跟人结仇呢?马福叩了个头说。

      仵作查看完人头,过来禀报道:“大人,头颅经查验的确是马老实但小人拿头颅和尸身作比对时,发现了一件怪事,死者颈部的伤口竟跟他手中握着的芟刀刀口完全吻合,依此来看,马老实竟像是自己割掉了自己的脑袋,不过,小人从来没见过这等怪事,虽然看着像,但不敢妄加揣测,请大老爷明断。

      “自己割掉了自己的脑袋?”侯俊的脑袋更疼了,他无力地绕着尸体踱着步转圈,但,死人再看八百遍也还是死人,谁也无法吹他一口仙气,让他活过来销案。

      “有没有可能是凶手在夺去芟刀,砍杀死者之后,再把凶器塞在死者手里,借以脱罪的”旁边的师爷说道。

      “在下查验过,死者握刀的右手拳得铁紧,同时死者的人头青筋暴凸,两眼圆睁不闭,足可想见死者一定遇着了气愤不平之事,怒火中烧,想握紧芟刀跟谁拼命一时误杀了自己,但这也只是推断,现今还没有任何证据。”仵作说。

      “再去仔细查探查探,还有没有别的线索!”侯俊急了。

      衙役们分散开来,更加仔细地搜查起来,这次连一根草茎一块泥都没有放过,但马家河本就荒僻,平时少有人走,留下的痕迹少得可怜,而且桥下荒草丛生,河水湍急,看起来该掩盖掉的都掩盖掉了,该冲走的也都已经冲走了。

      搜寻了大半天,唯一略有蹊跷的发现就是在人头不远处有一条三尺来长的死蛇,旁边有一只茶盏大的死癞蛤蟆,癞蛤蟆嘴里还衔着一只死去了的、俗称放屁虫的毒虫。

      “这三样东西怎么会一起死在这儿?”侯俊沉吟着:“它们又跟马老实的死有没有关系呢?”

      “在下不知。”师爷、仵作和衙役们一起回答道。

      侯俊气急,却又无可奈何,反正结不了案掉乌纱帽的是他这个县令,其余的人只负责查探,动脑筋的事只能自己来啦!侯俊气呼呼地说:“把这三样东西带回去,我细细参详!”

      不结案尸体就无法收殓安葬,现在是酷夏时分,尸体放不了两三天必定会发臭腐烂,而马老实的老娘也整天在县衙里哀哀恸哭,侯俊内心的焦躁如同百只蚂蚁乱爬,在县衙内府走来走去,转着圈子,锲而不舍地念叨着:“放屁虫、蛤蟆、蛇?……”

      到了吃晚饭的时候,侯俊在饭桌上看着筷中的饭菜,还在继续念叨着:“放屁虫、蛤蟆、蛇?放屁虫?”

      夜深了,侯俊在床上翻来覆去折腾着,脑中一遍一遍又一遍地想着“放屁虫、蛤蟆、蛇……放屁虫、蛤蟆、蛇……”不知不觉朦胧睡去,梦中这三样东西都活转了来,冲着他神神秘秘地笑,似有无限玄机,却又不肯说,侯俊一着急,“嗳”一声惊醒了来,看看天色将亮不亮,也睡不着了,想了想,到县衙里拿出了带回来的三样东西的尸体,又备办了香烛纸马,一个人悄悄地来到了后院门外,准备祭祀祷祝一番,以求梦里对他怪笑的三样东西能显显灵……

      所谓“病急乱投医”,两榜出身的侯俊县太爷虽然焦虑,但也还是知道自己的行为有多荒唐,所以才跑来偏僻的地方来烧拜,但没想到,恰恰就有一个早起牧牛的小童路过,藉着刚亮的天光看到县太爷的举动,不禁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蛇吃蛤蟆,蛤蟆吃放屁虫,死了之后居然还有人拜哈哈哈……”

      “你说什么?”侯俊跃身而起一把抓住了小童,倒把小童吓得不轻,结结巴巴地说:“蛇……吃蛤蟆……蛤蟆吃……吃放屁虫……”

      “你怎知道?”侯俊问。

      “在田里玩的人都知道啊……蛇……吃蛤蟆……蛤蟆吃放屁虫,都是这样的……”小童磕磕巴巴地说。

      侯俊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把放开小童,坐地思索了起来。

      半晌过后,天色已经大亮,忽听侯俊一声欢呼,利落地跳起身来,说:“升堂,破案!”

      公堂很快升起来了,报案人、马老实的娘、仵作等人都已就位,侯县令清清喉咙,说:“诸位,经仵作查验,已证实那马老实是自己用芟刀割下自己的头,那马老实为什么会这样做呢?缘故正跟三样毒物有关,我苦思一宿,试着推理还原了马老实一案的案发过程,你们且听听看有没有道理……

      阴沉欲雨的天,黑青青的一片。

      庄稼汉子马老实起个把磨得锋利无比的长柄大芟刀扛在肩上,离家到田里去芟草。

      田地在小木桥正对面,他就走到了小木桥头。

      正打算过桥,忽然停住了。因为他听见桥底下的蛤蟆叫出很怪的声音。他伸头到桥下去,看见一只癞蛤蟆坐在一个土洞外面,垂涎于一只放屁虫,而蛤蟆的背后一条三尺来长的青草蛇正虎视眈眈,打算拿这只蛤蟆当早点享用。

      蛤蟆这东西最是怕蛇,当转身见着蛇时,全身上下的骨节都吓得松软了,跑又跑不动,跳又跳不起,只能哀哀哭叫着朝蛇嘴里送。

      青草蛇得意洋洋吐着信子,要吞下这送到嘴边的蛤蟆,放屁虫一瞅,强中更有强中手,蛤蟆处于蛇的威胁之下,正是逃命的好时机,于是奋力一跳,打算从蛇与蛤蟆中间逃掉。

      蛤蟆虽没动弹,蛇却开口直窜过来。

      放屁虫这种东西,身形虽小却有剧毒,的毒全都蕴在放出来的屁上。蛇使放屁虫受了惊,本能地调转身子冲着蛇嘴打出一个屁去,青草蛇嘴里挨了一屁,剧毒攻心,浑身扭动着逃离芦苇丛,在半昏迷中挣命去了。

      放屁虫无意中一屁救了的大敌蛤蟆,可说是以德报怨的君子,但那只没心肝的蛤蟆,竟然过河拆桥,恩将仇报,瞪起眼拦住放屁虫,还是要吃

      马老实原是好奇看热闹的,但现在这种情形,公鸡斗架都要拉一拉的马老实可就看不过去了,他不愿瞧着忘恩负义的蛤蟆把救一命的放屁虫一口吞掉,于是要做点什么了……

      小木桥虽然不高,但绕下桥也得一会儿,要救放屁虫一命,下桥去无论如何是来不及了,他一急之下,忘记手里扛着一把大芟刀芟刀刀口朝下,正在他头颈上晃着,那蛤蟆眼看就要张嘴吞吃放屁虫了,怎么办呢?

      他用手里抓着的芟草长柄,猛力朝下一捣说:“死蛤蟆,忘恩负义,看我不捣死……”

      木柄捣下去没捣着蛤蟆,颈后的芟刀却把自己的脑袋割下来,骨碌碌的滚落到河边的草丛里去了……

      至于蛤蟆,光顾着口腹之,还是把放屁虫给吞进了嘴,放屁虫又是一屁,蛤蟆丢了性命,三败俱伤……整个案情就是这样了

      这一段绘声绘色的描述,让公堂上的人听得心神荡漾如同亲见,善拍马屁的师爷简直想鼓起掌来连赞,想到这是命案的公堂才作罢,其他人听后细细品咂,感觉颇为合理,简直挑不出毛病,就连马老实的娘也接受了这是案件真相,不禁大哭了起来:“我的儿啊,你为了一只放屁虫送了命,不值啊……”

      侯俊满意地捋了捋胡子,想着自己的七品前程和乌纱帽总算是保住了,不禁心中大松一口气,提起笔来,洋洋洒洒地开始写判状,其中“……蛤蟆负救生之义,忘一屁之恩,反身阻路,凸其睛而鼓其腹,使放屁虫陷于危境;马老实虽直朴愚鲁,而心怀恻隐,不齿蛙行,举芟刀之柄,如驱救世之军,及至兵变阵前,头颅已落矣,呜呼烈哉,此葛天无怀之民也!其且厚葬而祀之……”等句更是让上司府官看得啧啧称奇,批赞为天下第一奇案,注:侦破此奇案者,诚天下一等奇人也!

相关文章